主页 > 68kj.com >

展开想像说一说40年后美穗子和她的家人专程前来看望聂将军的情景

发布日期:2019-11-18 04:5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元帅与日本小姑娘美穗子,在中日友好史上有一段感人的故事。1980年7月14日,在人民大会堂新疆厅,美穗子快步走到聂帅跟前,然后两人都以双手紧握住对方的双手,美穗子泪流满面,以额头触聂帅的手,表示最大的敬意,激动得哭出了声。聂帅也很激动,以慈父般的感情,腾出左手,不断抚摸着美穗子的头顶,恰似40年前抚摸坐在箩筐里的小美穗子一样。两三分钟过去了,谁也没有说话。这感人的一幕,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,25年过去了,仍历历在目。

故事得从头说起。1940年8月,聂帅为指挥著名的百团大战,来到前线,指挥所就设在正太路井陉站附近的洪河槽村。战役于8月20日发起,21日指挥所里电话铃声不断。其中一个电话报告说:“昨晚三团一营攻进井陉矿区,在东王舍车站激烈的炮火中,两名战士救出了两个日本小姑娘,大的四五岁,小的看来才几个月,她们的母亲当即死在炮火中,父亲负重伤,我们救治不及,也已经死亡,如果是中国女孩,好办,交给老乡就行可这是两个日本小姑娘,部队没有碰到过这种情况,怎么办好?”接电话的参谋问:“部队有什么反映?”“战士们说,我们实行革命人道主义,救出来的虽然是日本人,但我们不后悔。”参谋放下电话,跑来请示正在紧张指挥作战的聂司令员。听后说:“部队的同志讲得好,我们实行革命人道主义,对放下武器的俘虏,八路军还以礼相待,何况是孩子,叫他们立即把小孩送到指挥所来。”

百忙中,聂帅抱起只有几个月的小女孩(后来得知是美穗子的妹妹,送回石家庄后不久病故),亲了亲,叫赶紧在附近找奶妈喂奶,然后俯下身问美穗子叫什么名字?美穗子不懂中国话,面有惊恐,一个劲地说“兴子、兴子”。这个回答,深深地印在了的脑海里,见到孩子受惊吓,他没有再问什么,叫人找了几个当地的特产雪花梨,亲手递给美穗子。见孩子不吃,先是奇怪,他一会反应过来了,“哦,日本孩子爱干净。”于是亲自用水将梨洗了洗,再拿去。美穗子果然接过去吃了。这一来,美穗子对这位个子高高露着慈祥微笑的八路军伯伯,不再害怕了,愿意牵着他的手跟他随便走动。

很喜欢孩子。他惟一的女儿聂力,当时还留在日本人统治下的上海,父女俩分别已经10个年头,生死未卜,平时见了孩子,他总要抱抱亲亲,以此寄托他对女儿的思念,如今触景生情,他更加思念聂力了。

战事太紧张,如何安排这两个日本小女孩,需要很快作出决断。晚年回忆这个决断时说:“孩子是无罪的,应该很好地安置她们。我考虑或是由我把她们养起来,或是把她们送回去,我想,如果养起来,激烈的战事不知何时结束,边区的环境不仅艰苦,而且敌人‘扫荡’频繁,部队经常转移,照顾两个小孩子,将有不少困难。再说,两个孤苦伶仃的孩子,留在异国他乡,大的五六岁了,已经开始懂事,留下来她很可能会伤感的,她们失去了父母,只剩姐妹二人,不在本国的土地上,将来也会给她们造成痛苦,送回去,爸爸妈妈虽然死了,她们家里总还会有亲戚朋友可以照顾罢,想来想去,我决定还是把她们送回去。”

是军事家也是位政治家,在送回美穗子的问题上,也没有忘记做日军的政治工作。当天夜里,他写了封给“日本军官长、士兵诸君”的信。这封信共800多字,大义凛然,历数日军暴行,说明侵华战争是日本军阀发动的,战争使中日两国人民都深受其害,信中说:4年来“中日两国人民死伤残废者不知凡几,辗转流离者又不知凡几,此种惨痛事件,其责任应完全由日阀负之。……中日两国人民,本无仇怨,不图日阀专政,逞其凶毒,内则横征暴敛,外则制造战争,致使日本人民起居不安,生活困难,背井离乡,触冒烽火,寡人之妻,孤人之子,独人父母,对于中国和平居民,则更肆行烧杀淫掠,惨无人道,死伤流亡,痛剧创深。此实中日两大民族空前之浩劫,日阀之万恶罪行也。”号召日军官兵与中国人民一起,共同反对这场侵华战争。信没有封口,为的是使经手的日军官兵都能看到。

为什么在40年后,会发生在人民大会堂的那动人一幕呢?1980年4月24日下午,我接到总政治部办公厅电话:正在开全军各大单位政治部主任会议,要向聂帅汇报会议情况,听取指示。我报告后,聂帅表示同意。第二天上午,总政治部副主任华楠、副秘书长姚抗、《解放军报》社副社长姚远方3位同志,来向聂帅汇报。我作记录。汇报结束后,姚远方拿出3张照片,请聂帅看,那是百团大战中由沙飞同志拍摄的。照片很清晰,第一张,聂帅牵着一个小女孩的手,注视前方;第二张,聂帅正在聚精会神地看战士给那个小女孩喂饭;第三张,一位老乡挑着两个箩筐,手中拿着一封信,聂帅正依依惜别地抚摸着坐在箩筐里的小女孩的头。

姚远方问:“聂帅,您还记得这几张照片吗?”聂帅仔细看过照片后说:“记得、记得,那不是百团大战中我军从井陉煤矿那里救出来的日本小姑娘嘛!”“您的记性线年了,但意义很大,我写了篇《日本小姑娘你在哪里?》的文章,目的是弘扬八路军的革命人道主义精神,就是不知道这个女孩子的名字,您还记得吗?”聂帅沉思良久,“好像她叫兴子。”姚远方请聂帅再回忆一下,把照片留了下来。下午,聂帅在办公室里再三审视那3张照片,回忆说:“好像就是叫兴子。”要我转告姚远方。

1980年5月的《解放军画报》和5月28日的《解放军报》,先后刊登了姚远方《日本小姑娘你在哪里?》的文章。姚文图文并茂,强调了40年后聂帅没有忘记往事,呼唤着当年的日本小姑娘。文章在国内和日本,立即引起强烈反响。5月29日,日本《读卖新闻》全文刊登了姚远方的文章,配发的标题是,“战火里救出孤儿,聂将军四十年后呼唤兴子姐妹。”30日又派他们的驻京记者星野和荒井,约见姚远方,详细询问了聂帅关心此事的经过,表示决心要找到这两个日本小姑娘。

6月10日,《读卖新闻》以“真的是兴子,她写信给聂将军,盼望着再会。”为题,报道日本小姑娘已经找到,她叫美穗子,住在日本宫崎县都城市,已经43岁,与丈夫存昭男经营一家小商店,有3个女儿,全家过着幸福生活。与此同时,《读卖新闻》转来了美穗子写给聂帅希望能够访华的信。

聂帅仔细看了美穗子的信和所附的照片后认为,《读卖新闻》的报道是准确的,“兴子”就是美穗子。他高兴地对我说:“看了美穗子热情洋溢的来信,看了她的近影和童年时的照片,很像她小时候的样子,阔别了40年,终于找到了,这很难得,我很高兴,我祝美穗子全家幸福。”

说也巧,同一天,总政治部转来了“日中合作战友会访华团”赠送给聂帅的日本古代武士盔(又名鎏金狮子兜)。总政还转达了访华团的这样一段话:“赠送古代武士盔,是日本传统的崇高礼节。我们谨以此向将军阁下40年前在战火中救出日本小姑娘的人道主义精神,表示最崇高的敬意。我们中不少人曾在华北地区与八路军作过战,对聂将军很钦佩,一定要反省自己的侵华历史。”礼品单上有许多参加过侵华战争的日本旧军人的签名。武士盔金光灿灿,十分精致。聂帅看了也很高兴,当即要我记下他的口述,请总政向日本朋友传话:“这是干戈化玉帛,愿中日两国人民世世代代友好下去,永不兵戎相见。”聂帅还嘱将武士盔送交军事博物馆,供展出用。

6月12日,聂帅应约会见国内新闻界的朋友,用50分钟时间,回答了有关美穗子的情况。第二天,电视台、电台、各报纷纷作了报道。就在这次会见时,聂帅提议情中日友协考虑,邀请美穗子访华的问题。6月15日的《解放军报》,又在头版刊登了“日中合作战友会访华团”向聂帅送武士盔及聂帅嘱转达的那段话的消息。

据此,中日友协拟订了邀请美穗子访华的计划。至6月23日,这个计划得到外交部、总参谋部、总政治部的批准,中日友协随即发出邀请信。

6月30日,聂帅收到了日本宫崎县知事松形尧、都城市市长泷内正的来信,大意说:在不幸的日中战争中,美穗子的童年生命受到威胁时,蒙中国人民和阁下的热情关怀,被救了出来,现在又被邀请访华,这件事在日本国民中受到很大的感动,并且已经成为日中友好的佳话而被传颂,谨代表县、市人民,表示由衷的敬意和深切的感谢,我们敬佩贵国注重人道爱惜生命和保卫世界和平的伟大方针。

7月2日,聂帅分别给松形尧、泷内正回信,对他们的来信表示谢意,并应他们的要求,赠送了自己的近照。白小姐资料,在照片背面,聂帅亲笔写了“祝中日友好万古长青”几个字,签上了自己的名字。

美穗子要访华了,此事一时成为中日双方新闻界和有关各方关注的热点。姚远方接连写了“祝福你美穗子”、“敬礼,仁义之师”两篇文章。前一篇将美穗子写给聂帅的信和聂帅看到信后的反映,作了详细报道。第二篇文章,写了当年晋察冀军区第三团从战火中救出美穗子的详细经过。两篇文章都送请聂帅审阅过。

日本国内对此事反映也极为强烈,我国外事部门将日本各大报的有关报道剪下来,送给了聂帅,聂帅还接到了大量从日本寄来的信件(有一部分是美穗子带交的)。其中日本旧军人的来信居多。他们普遍称颂八路军的人道主义精神,有的称聂帅是“活菩萨”,有的托美穗子带来了干贝、滴油壶、瓷坛、木刀、弓箭、娟人、唱片、诗词题字等等。最引人注目的是:有4位日本旧军人随信分别寄来了侵华战争中他们从中国得到的一张“晋察冀边区地图”,一本油印的抗日小报《洪钟》第五期,一本署名为“民渝”的知识青年于1938年5月写的参加抗战的日记,一张聂帅抗战初期身着戎装的照片。看了这些来信和礼品,聂帅很高兴,之后将礼品和重要信件,转给了军事博物馆。

7月10日,美穗子一家来到北京,聂帅派女儿聂力到机场迎接。回家后,聂力向聂帅报告了与美穗子会面的动人场景。7月11日到13日,美穗子一家先后参观游览了军事博物馆、八达岭长城、工艺美术馆、北京动物园等地,接受了中日友协的宴请。

7月14日上午,聂帅在人民大会堂新疆厅会见了美穗子全家,城市步行交通建设:施政者解决分歧当时的日本驻华大使吉田健三,经我方邀请,也出席了会见。出席会见的中方人员有,中日友协会长孙平化、国防部外事局局长柴成文,以及姚远方、聂力等。

10时整,发生了本文开头说的一幕。摄影家抓住了这个感人的场面,这幅照片荣获国际摄影比赛大奖。聂帅边比划着边对美穗子说:“很高兴见到你和你的全家人,当年我见到你的时候,你还是个小女孩,只有这么高。”

落座后互送礼品,美穗子送给聂帅的是一个栩栩如生身着和服的日本姑娘,日本叫“人形”,高约50公分,用玻璃罩罩着,据说这是日本人送给贵客的最高礼品。在美穗子送完礼品后,一个戏剧性场面发生了,美穗子最小的女儿15岁的留美子,突然跑到聂帅面前,把一个小白兔玩具送给了聂帅,逗得聂帅哈哈大笑。聂帅叫把“人形”送交军事博物馆,小白兔留给孙女聂菲玩了。聂帅回赠的礼品,是著名国画家程十发专为聂帅画的松竹梅“岁寒三友图”,画轴高约两米,由聂力和我高高举起,向大家展示。聂帅对美穗子说:“到了严寒的冬天,只有松树、竹枝、梅花可以经受考验,保持勃勃生机,我祝愿中日友谊像松竹梅一样经得起考验。”

聂帅对赠送的礼品是有选择的,开始他曾想买些中国特产的丝绸作礼品,征求意见时,外事部门表示最好送张聂帅的照片,在背面签上名,日本人最喜欢这个。聂帅说上次送给宫崎县长、都城市长的就是照片,这次应该有所区别。我们建议送幅国画,拿来了几幅,聂帅看后选中了“岁寒三友图”,并用毛笔写上“中日友好万古长青”,签了自己的名字。

美穗子非常珍惜这幅画,她回国后将这幅画挂在客厅里,因为日本的房子一般比较低,挂上这幅高约两米的画很不相称,为此她把房子拆了改建加高。

互赠礼品结束,聂帅表示欢迎美穗子访华,说这是一次“探亲”活动。美穗子接着讲线年前的救命之恩和这次被邀请访华表示感谢,她说:“我来的时候,许多日本人特别是参加过侵华战争的日本旧军人,托带口信,向中国人民表示道歉和谢罪。”聂帅说:“日本军国主义发动的侵华战争,给中日两国人民都带来了巨大的灾难,你就是其中的一个例子,接到你的来信,知道你回日本后有一段苦难的经历,这次看到你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,我很高兴。你的事已经过去40年,在中日建交中日友好不断发展的情况下,才能够找到你,日本新闻界的朋友作了很大的努力,特别是《读卖新闻》的朋友,更要感谢他们。”美穗子说:“您是我的救命恩人,您救了我,才有我今天这样幸福美满的家庭。”聂帅说:“也不能这么说,这不是我个人的问题,我们这样做,是因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有讲人道主义的光荣传统,过去我们对俘虏对放下武器的敌人,就不以敌人对待,俘虏愿意留下的可以参加我军,不愿留下的放回去,还发给路费。我们要向前看,全在今后的努力,中日两国是一衣带水的近邻,没有理由不友好,中日两国人民要世世代代友好下去。日本民族是勤劳勇敢的民族,战后日本的经济发展很快,在短时间里变成发达的工业国家,应该向你们学习。”日本大使吉田说:“聂将军为促进日中友好关系作出的新贡献,是有历史意义的,要向你们学习。”聂帅最后表示“今天很高兴,希望能再见到你们。”

美穗子临别时满含热泪,握住聂帅的手说:“请您一定要保重身体,希望你能到日本都城市去访问。”聂帅说:“谢谢,从地图上看,离得很近,但我身体不好,没有机会了,你们还会有机会。”

回到家中,聂帅对聂力和我说:“看来美穗子是位勤劳朴实的好姑娘,与我想象中的差不多,她的几个女儿也都活泼可爱,今天来这么多记者,想不到这件事引起这么大的轰动,说明了中日发展友好关系的重要性。”

下午,中日友协的同志转达美穗子家人愿望,请聂帅能为他们题字留念,聂帅欣然同意,为美穗子和她的丈夫写了“为中日友谊贡献力量”,为3个女儿分别写了“中日青年应懂得两国友谊之重要性,唇齿相依,世代和好”,为美穗子的堂兄加藤定雄写了“一衣带水,携手并进”。

据《读卖新闻》7月25日报道,美穗子回国后,发表访华观感说:“这次见到聂帅,就像是自己的慈父,聂力就像是自己的亲姐姐,见面时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,不禁热泪盈眶。”

1986、1989年,美穗子又两度随都城市日中友好访华团访华,聂帅都在家中热情接待了美穗子和访华团全体成员,同他们亲切交谈,鼓励他们为中日友好事业作贡献。1992年5月14日聂帅与世长辞,得知消息,美穗子发来唁电:“惊闻将军阁下不幸仙逝,深感悲痛,由于那场可怕的战争,使我在中国大陆沦为孤儿,承蒙聂将军相救,才使我有今天,从回国之日起到今天,我一向崇视聂将军为我心灵的依托,忽接慈父去世的噩耗!而因相隔甚远,不能前往凭吊,深感遗憾!”美穗子还在电话中对聂力说:“我非常想到中国来凭吊聂帅,以尽女儿的孝道,但因为丈夫突发脑血栓,卧病在床,需要照应,实在难以脱身,请求原谅。”

聂帅和美穗子,共同编织了中日人民友好史上一个美好感人的故事,被广为传颂。

聂帅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、军事家、政治家,他从战略的层次,高度重视中日两大民族世世代代友好的重要性,他对美穗子访华问题,除了弘扬我军革命人道主义精神,和对美穗子父辈般的感情而外,最主要的着眼点,正如他说的,愿中日友好万古长青!

聂帅逝世后,美穗子于1999年11月、2002年8月,又两度访华,我都随聂力同志同她会面。2001年4月,为日本都城市举办聂帅生平事绩展览,我作为顾问,应邀访日,又同美穗子夫妇会面。在多次接触中,深感美穗子及其家人,都很纯朴善良,我所接触的绝大部分日本朋友,也都热情友好,留下了很好的印象。这是中日关系的主流。前一阵子,日本少数右翼分子不思反悔,掀起一股浊浪,理所当然引起中国人民的无比愤慨!我作为曾目睹过日本侵略军对中国人民种种暴行的过来人,对这些右翼分子的所作所为,当然也义愤填膺!但重温和学习了聂帅同美穗子的故事,深刻体会到中日友好事业的重要性,我们始终应该把少数日本右翼分子和广大日本人民区分开来,要响应中共中央的号召,坚定不移地发展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事业,声讨和反对日本少数右翼分子的所作所为